恒达注册:高报酬任务

建议文字内容不要过多

索马里和肯尼亚以及埃塞俄比亚的关系都说不上好,几国边境关口检查也是相当严厉,不过关于肖扬他们来说,这并不是什么问题,在非洲这么些年,这些关系早就稳妥了的。

选择高速公路,速度不算很慢,一千多公里的间隔,也就不到一天的时间。

货船抵达的时间是两天之后,几人在港口停留两天,在这天上午这才等来了远洋货轮。

“肖先生?”一个明显是军人的中年男子对肖扬说道。

在接到对方的电话后,肖扬几人的就把车开进了港口,然后在商定的中央见到了对方。

拿出本人的身份证明递给对方,“没错,我就是。”

男子认真的看了一下证件,然后略微走开,拿出电话打了一个电话,这才走了回来把证件还给肖扬,“负疚!货在这边,请跟我来。”

跟着男子走了大约两分钟,来到一处堆满集装箱的中央,男子指着其中单独放着三个集装箱,“货物就在这里,你能够检查一下。”

四周有不少的人交往,其中还有一些是肯尼亚的海关人员,看到男子如此让他验货,肖扬愣了一下。

怎样说这也算走私吧?当着海关人员检查?

这真是高大上啊。

和国度做生意,就是不普通。他这样慨叹着。

“不用了。”固然想体验一下在海关人员面前装13的觉得,但为了保险,他还是回绝了这个诱惑。

再者他肯定赵庆峰不会耍他的。

把车开过来,让港口的工作人员装车,半个小时不到,三个集装箱就放上了重卡,看着东西曾经拿到,肖扬没有多再停留,和中年人打了个招呼,然后快速分开港口。

要给迪卡那边送货,回去的时分就不好原路返回了,这次他们选择的是沿海而上。

非洲具有海岸线的国度,大局部都是沿海地域比拟兴旺,索马里、肯尼亚同样如此,相比来的路,这次的高速公里状况更好,两个小时的样子,他们就顺利的经过肯尼亚和索马里边境口岸,进入了索马里境内。

“老规矩?”对讲机里,头车的轩辕战问肖扬。

“嗯,老规矩。”肖扬马上答复。

他们所说的老规矩,就是不进入大城市,特别这一路要经过索马里名义上的政府所在地摩加迪沙,假如有可能,他这一辈子都不愿意和这个城市有什么交集。

一路不停,十几个小时之后,三辆车抵达迪卡部落的所在地。

为了减少可能存在的费事,在他们抵达之前一个小时,肖扬才让吴思安通知迪卡。

进入部落驻地范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多年的习气却不会让他们放松警觉,把车子停在前来迎接他们的迪卡一行人面前,肖扬和轩辕战并没有下车,只是让吴思安去接触。

“没问题!”和迪卡交谈了几句,吴思安就发来了信号。

“OK!”

肖扬下车,留下轩辕战和几个人,他上了吴思安的车,把车开进了一栋颇大的庄园中。

车子停下,开端验货,肖扬并没有下车,而是让吴思安去处置。

这批货是全新没动过的,在黑市是很少见的,翻开集装箱,随意翻开几个箱子,迪卡从中抽看了几把,很快就笑着点头。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电话转账,确认之后叫人搬货,也就大半个小时,买卖就完成了。

“吴先生,我还有一个恳求,您能不能帮帮助?”吴思安准备上车分开,迪卡却当心翼翼的叫住了他。

吴思安停下了脚步,皱了皱眉,“什么事?”

“是这样的……”迪卡可晓得这些杀神是千万不能惹怒的,所以说话的时分都是把本人的位置放得很低。

“这样啊……”听完迪卡的恳求之后,吴思安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绝,“我需求思索一下,三天之后给你回答。”

见到他没有马上回绝,迪卡马上快乐了起来,赶紧笑着点头,“好的,好的。”

上车,发起车子,车子开出庄园,吴思安马上把迪卡刚刚说的话通知了肖扬。

经过对讲机让留守的人开着车,肖扬就没有下吴思安的车了,“你说他们想让我们帮助打他们敌对部落?”

“是的,不论成不胜利,报酬都有一个中型的绿宝石矿,假如胜利,对方部落有一个更大型的绿宝石矿,交给我们处置。同时以后他们整个部落的武器提供都交给我们。”

固然转行了,但肖扬他们从没有以为永远不出手了,假如报酬足够,那也不是不能够出手,想了一下,“回去查查,等理解了状况再说。”

“嗯。”

回到西斯,曾经是晚上了,问了一下小伊万得知胡芸芸这些天玩得很好,也就没有想要去打搅曾经睡觉的她了,在洗漱了一下之后,把几人叫了过来,说起了迪卡的事来。

“……经常不活动,身体都生锈了,我的意义是先让老二查一查状况,假如适宜,那我们就接下这个任务来,你们觉得怎样样?”

这是自老三死后,肖扬第一次主动提起要接任务,对轩辕几人来说,颇有些不测,但更多的是欣喜。

自从转行之后,他们并不在意接任务能否能赚到钱,而是在意肖扬是不是过了心中的那道坎,如今肖扬有这个决议,那就显而易见了,所以他们只要容许的,没有不容许的。

正如他所说的,活动活动一下,当作调剂一下生活呗。

“OK,既然你们都同意了,那老二你明天好好查一查,我先睡觉去了,这一路车开得累死了。”

…………

“二哥,你有没有觉得自从这次回去,老大变了很多?”看着肖扬分开的身影,轩辕战对吴思安说到。

“这样很好。”吴思安酷酷的回了一句,然后独自走开。

……

轩辕战楞了一下,随即憨厚的笑了起来。

是啊,有变化才好。

这两年里,他们是真够压制的了。

第二天一大早,从他人嘴里晓得肖扬曾经回来的胡芸芸来到了肖扬的房间,把他从床上拉了起来,嚷着陪她去打猎。

对这个丝毫不避讳本人只穿一条内裤的姐姐,肖扬真实头痛不已。

索马里东北属于高原,野物不算多,但也不特别少,只需枪法还行,出门一趟总会有点收获,可每次只需胡芸芸去,他们总是空手的,由于她的枪法真实太烂了。

当然,假如只是她枪法烂就算了,最主要的还是每次看到有什么动物,她都不准他人开枪,只能由她开枪,所以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