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代理:有故事的陆识安

建议文字内容不要过多

陆识安认识时宁,奈何时宁并不认识他,不过……

时宁暗忖:老人家既然说了让他扶着她分开,那么……俩人很有可能认识。

俩人视野对上,面对强行塞本人情书,连续一周堵他路的女孩,陆识安很有风度没有立马放手,反而讯问,“不介意坐原地休息吧?”

意义是让时宁就地而站,他也好立马处理还没有处理的风险。

时宁秒懂,仰头和他对视,点头,“不介意,您请。”

没有以前的纠缠,也没有以前让他头痛的蛮横,一周不见,似乎有很大变化。陆识安扶着时宁坐下,并没有去探求这种变化。

晚风从护城河畔冉冉吹来,带来了黑夜的沁心凉快,呼吸如常的时宁在那风从鼻间拂过时,冷黑的黑眸轻轻凝紧少许。

这个扶着本人的是一位眉间依稀可见青涩,身高至今少有一米七五以上高个的男生,他的靠近,让时宁的眼光凝紧少许。

他身上,让她……闻到了很熟习的气息。

是极淡极淡,来自枪支弹药的硝烟气息。

借着目前两人近姿,时宁不着痕迹靠近,不料……

陆识安极为敏锐,马上拉开俩人间隔,眉间有了很淡的无法。

几秒前,他还说胖女孩没再缠着,结果呢……又来了。

时宁:“……”请问,十四岁的时宁在她没有穿越之前,对陆识安做过什么禽兽不如的事!!

不过,小兄dei,你闪也闪晚了,她想闻的都闻了。

肥皂的幽香都没有把你身上的硝烟洗掉,少年郎,你有故事哦。

还好,她对故事不感兴味。

周围,因陆识安的挺身而出,让不敢上前的路人不再选择围观,特别听到有警笛声划过,仿佛找到主心骨似的,有人忽然呼喊了声“我们这些大人,还比不如两个学生娃!”

“呼喊”过后,就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手里举着一个很大,用来扫大街的竹枝扫帚冲过来,咬着牙,朝劫匪砸去,还对陆识安道:“小兄弟,你把那胖丫头扶到一路去,我来经验这龟孙子!”

时宁见此,打趣努力和她拉开间隔的陆识安,“你的书包,赐予了他们莫大勇气,可喜可贺。”

回头看了时宁一眼,陆识安笑容,“同喜同贺,”

他笑起来就更美观了,低眉那一霎时的温润,有如皓月掬手,蕴着皎皎光华,想去悄悄抚摸,又惧于他眼底里的微凉,不敢胆大妄为。

时宁自认,她见过无数美颜,但在这位高二男生眼前,宛若天人之隔。

一个男人长这么美观,唉,不晓得要祸患几小姑娘们。

凡心不动的时宁,仅限于观赏。

一身硝烟气息,十八九岁的年岁又有如此深沉的心机,时宁觉得,俩人既然认识,她还是远离点好,以免被他看出端倪。

可惜了,可惜了喽……

碰到美男,只可远观,唉……

陆识安则只看到她眼里一掠而过的,疑似“可惜”或许是别的什么的意义,顿让他啼笑皆非,这个胖姑娘,整天脑子里想什么。

俩个都是很会掩饰本人的家伙,提防对方,又在不知情下很有默契,把对方归入需求远离的对象。

俩人身边,挺身而出的人民大众很给力,大叔拿着杀猪般的气势,用竹枝扫帚打到劫匪“嗷嗷”惨叫,双手抱头,无处可逃。

手里的尖刀被打飞,抢过来不断牢牢抓手里的包也打飞,没有刀,那就好办了!

同伙声音太过惨痛,已至于让倒地上的劫匪吓到心惊胆颤,警笛声的传来更让他不敢原地停地,一只眼睛睁,一只眼闭,留意周围寻觅本人脱身的时机。

时宁指指他,对陆识安道:“他想逃,我们得守着。”

警笛声就在耳边,几道洪亮充溢震慑力的声音从人墙后面传来,“让让,都让让……”

有人报警,警察来了。

不客气的时宁已就着陆识安的手,重新站起来,眼里笑意点点,“如今我们能够撤了。”

和美的人说话,心情都变好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