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注册:只不过换种身份罢了

建议文字内容不要过多

“哼!”

随同着一声闷响,一道狼狈的人影,应声倒地,溅起了一阵飞扬的尘土。

“我早就说过了,”尘土之中,一道细长的人影缓缓浮现。

“你基本就不是我的对手,同是青铜,射手与刺客之间的比赛,乃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就凭你这点实力,还敢与我决斗…….”

“几乎不自量力!”

阳光映照之下,微风吹过,那细长的人影自滚滚灰尘中缓缓浮现,雪白色的头发随风飘扬,在飘逸的长发下面,俊秀的脸庞下,嘴角上扬起一道弧度,带着无尽的嘲讽,看着眼下狼狈的人影,迟缓启齿,“下次若还要找虐,可不是打你一顿如此简单了。”

说完,便是朝着身后的几个同行者招招手,准备分开。

“李白!”

狼狈的人影顿时从空中上跃起,一口吐掉了口中的鲜血,怒声道“你莫要太过于猖狂,总有一天,我也会将你今日此般待我这般,加以数倍奉还与你!”

“嗯?”

细长的人影停下了准备分开的脚步,面朝着眼前不时喘着粗气的金衣男子,无法的摇了摇头,

“后羿,你乃射手,固然你每一发弓箭都精准无比,但你天生就缺乏逃生的技巧,且不会维护本身,面对我这样的刺客,你就算发育的再好,也无异于是徒劳之举。”

说完,李白缓缓地走上前,拍了拍后嗣的肩膀,在方才的一番比试之中,胜负已见分晓,李白的一身长衫,在日光下照旧是显得如此的光艳。

相比于满是尘土的后羿,显然是李白要更胜一筹。

“我说过了,就凭你这样,是打不过我的。”

李白凑上前,于后羿的耳根旁边悄悄的说道,“至于你方才说的几句言词,我能够当没有听到,只不过下次,在没有足够的实力面前,便莫要如此猖狂!”

说罢,在后嗣那充溢怒火的眼神凝视之下,李白迟缓退步,随着一声嘲讽,自右手抬起,一道劲拳便是狠狠地砸在了后羿的胸口上。

“噗!”

后羿痛苦的惨叫了一声,一口鲜血顿时从口中喷吐而出,跌倒在地。

“李白!你……”一声娇喝,从不远处传来,“休得放肆!在射手学堂此般作为,你是想要翻天了不成?”

听声音,倒只是一名心爱萝莉的声音而已,不过另李白感到惊奇的是,上一秒还只是听到声音不见人影,但下一秒,一道细长的人影便出如今了眼前。

身后驾着的枪炮足矣阐明她的身份。

“原来是我们的大小姐孙尚香啊,”李白看了看眼前的女子,照旧是嘲讽未减,“我晓得你很强,但若就凭你这点小身板就胆敢与我叫嚣,那就是不自量力了。”

“我刚刚陪了你哥耍耍,也累了,今日,便先告辞。”说完,李白潇洒的一笑,双手抱拳,随同着一道人影,下一秒,便消逝在了原地。

而他身后的几位同行者,看到老大先行一步,也是随即跟上,本来五六人的阵势,只是眨眼之间,就消逝不见。

“这,就是刺客的实力么,”在孙尚香的扶持之下,后羿困难的从空中上站起来,“射手在面对刺客,莫非就天生有着缺乏,缺乏以与之对立?”

“在这片大陆上,不同窗派,本就有着不同属性和相限制的规律,我们既然选择了在这一学派学习,那么就必需得要供认这一点,射手,真的很难与刺客为之对立。”

孙尚香帮着后羿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无法的说道,“在单挑面前,除非我们有足够的配备碾压,不然,想要打败他们,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是么?”

后羿迟缓抬头,看着李白离去的方向,迟缓的说道,“我可不这么以为,射手,在同等配备的状况下打不过刺客,固然说这是公认的事实,但,我可不这么以为。”

“哦?”

孙尚香听了后羿此番言辞,不由轻笑出声,“那你可得和我说说,有何办法,能够打败?”

“射手,不过只是关于本身的一种定位,若真只是缠绵于这其中,面关于刺客的迸发之技,无论如何,我们都难以将其致胜。”拿起了手中的弓箭,后羿的手掌悄悄地抚摸着上面的泛着金色光辉的纹路,

“后羿这个称号,也不过是个名号而已,在我们进入王者学堂之后,莫非,孙尚香你,曾经忘却了本人真正的身份?”

听到后羿的这些话,孙尚香脸色霎时变得惨白,“后嗣,你!”

显然,听到后羿这般说法,孙尚香就已是猜透了其内心的动机,“后嗣,你可得要想分明,随意切换身份,那可是学堂的首条忌讳!若被发现,院校足矣将你驱赶出院!”

但是听到了孙尚香这些慌张的言词,后嗣却似乎没有听见普通。

“后羿,呵呵,只不过是一个名号而已,在后羿学派之下,名为后嗣的学员数不甚数,众人都是如此身板,在面对强大刺客面前,怎能独身立足?”

“唯有在辅助面前方可苟且,这莫非就是我们的生存之道?”后嗣不甘的大吼了一声,“如此生活,如此现状,你们称心,我可不想再持续下去!”

“包括你,孙尚香,你可不要忘了,你孙尚香,这个名字,也不过是学堂公布给你的一个名号而已,我们真正的身份,是什么,乃召唤师!能掌控本人命运的,召唤师!”

似乎晴天霹雳,一道内心的闪电,猛地轰击在了孙尚香的胸口中,“召唤师……”

几年了,竟然还有人记得这个名号,召唤师,几人为了这个名号与之拼搏。

看似每个人都具有的名号,但想要得到王者大陆王者学堂的认可,是一件何其艰难的事情。

召唤师,固然说每个人都同为召唤师,但与真正的具有名号的召唤师相比,那其中的差距,几乎不可想象。

“我们身为召唤师,却必需得要得到王者学堂的认可,莫非,你不觉得可笑吗,我们来王者学堂的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为了可以,得到那至高的荣誉吗?为了这个,为了得到院校的供认,有几人,曾经忘却了本人原有的身份?哪需求院校的认可,我们,如今,不就是一名召唤师吗?”

“你……”

听到后羿这些话,孙尚香脸色惨白,“莫要再说这些行动,要是被哪个多嘴的人听见,你这处分,可是得要你命!”

“哼!”后羿转过身,不再看孙尚香,直视苍天。

“你怕,老子可不怕,如今我就给你长点信念,四周,谁有此胆量在这偷听。”

嘶…

随同着一股热量涌上胸膛,自手臂中一股金色的光辉绽放而出,盘绕着身体的元素,在后嗣抬起握着长弓的那一刻,那股磅礴的光辉席卷而上,环绕于弓箭之中,元气疾速聚集于一点,在后嗣强劲的比例之下,那柄长弓,即刻间便被拉长了满月形态。

轰!

随着一声夹杂着神兽朱雀的嘶鸣,一道充溢着消灭性能量的光辉,从后羿的手掌上,自长弓之中,往着无尽的天穹,爆射而出。

一股强劲的气流,霎时席卷而上。

“爆!”

后羿一声低喝,双手握拳,那股充溢了消灭能量的气流即刻间在天空中迸发开来!

轰——

一声足矣震慑天地的巨响,自天空中传出。

好像一道灿烂的烟花,在无尽的天穹中,绽放开来!

“你…..”

孙尚香惊奇的大叫,看着天空中那片绽放的光辉,惊讶的神色尽显如今其精致的小脸上,

“你竟然曾经练成了后羿一族的最高技艺!?”

“这一发惩戒射击,后羿一族不知有几人为此冲破头脑没有修炼胜利,你今日,是如何做到的?!”

在这动摇之下,飞扬起稍有破损的金色长衣,后羿有点可惜的看着手中的长弓,眼神中流显露的,是万分的不舍之态,“我乃召唤师,并非只属于后嗣一族,你们要在他人的维护下生存,我,可不想要。”

“这柄长弓,在学堂中随同了我多年,往常看来,不要也罢!”

“后羿这身份,从此,不再属于我,我,便是召唤师,我的人生,将由我本人来主宰!”

说完,在未散去的强力动摇下,后嗣将长弓狠狠地插入了泥土之中,在如此强劲的力气下,都未有将其压断,可见这长弓的特殊,

“你随同了我多年,往常却不能再留着你,这,是我的错…”看着眼前的长弓,后嗣的眼神,闪过的,是不舍之态,但下一秒,另孙尚香感到惊奇的是,这眼神之中,所夹杂着的,居然是还有着更多的决绝!

一把由光化成的匕首出如今了其手掌之中,手起刀落之间,一道鲜血,从其伎俩中喷洒而出,溅射到了长弓之上。那溅到长弓上的鲜血,在长弓发出一阵金色后,即刻间就是没入了柄中,在灵性的呼应下,长弓也是轻轻哆嗦着,显然是关于主人的极度不舍。

“十年之后,我会再来寻你。”

后羿看着眼下的长弓,轻声说道,“这几年,你就先好好待在这里吧,这座大山,有无尽灵气呼应,在这,你少了我,也不会孤独,此封印法,乃是我家族秘传,除了我,谁也不可破解,这世上,除了我,谁也不能将你取走!”

说完,又是一股强劲的气流涌现,“封印法!”

金色六芒星光辉浮现而出,须臾间,眼下长弓,便是消逝不见。

“今日,我便分开,”男子转过身,对着脸色惨白的孙尚香说道,“至于你,好自为之吧。”

“后羿,你可想分明了。”在惨白的脸色之下,孙尚香说道。

“作为射手学堂的一份子,我会将你这件事情照实向教师汇报,你如今懊悔,还来得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