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官网:裂缝的诡异

建议文字内容不要过多

“我先上去了,记着,跟你小师妹千万交代了,别乱跑,这下头掉下去可再没上来过。”

小队长指着下头的裂痕,萧宝宝头次来第三狱,看了眼,不解:“怎样不填上?弄个什么挡挡也好。”

小队长一听立时站住了,严肃看着他:“没底儿怎样填?挡?宗门用星斗石炼了块大石板盖上,你猜怎样着?”

萧宝宝一愣:“怎样?”

“掉下去了。”

萧宝宝一惊:“太小了?”

“嗤,什么太小,这么这么大。”小队长比划着:“比通道还大一圈呢。”

“怎样就掉下去了?”

小队长甩甩脑袋,指着本人眼:“要不是我亲眼看见,我也不信。那么大块星斗石,便是十个炼器师一同炼化,让它开端消融也得一个月。可就是那么一眨眼,跟块软布似的,被下头一拉,皱皱巴巴就掉下去了。”

“我艹!”萧宝宝骂出声:“这么风险的中央能住人?我小师妹再凶猛也没星斗石坚固,不行,我们不住了,走!”

“哎哎哎,你急什么。”小队长拖住萧宝宝往回喊人的步子:“听我给你说啊。这下头是风险,但这里是平安的。”

萧宝宝冷笑。

“你别不信。我们刑堂里,啊不,是宗门里,关于第三狱早有记载,从创建宗门时,祖师就留了话,以此为界,不准弟子往下,只需不越界,绝对平安。”

萧宝宝冷笑:“鬼信你,我怎样不晓得?你刚才还说下去了就上不来,还不是有人下去?”

小队长一摊手:“第三狱的事情除了我们刑堂谁还感兴味?你会主动问?素日里恨不得离得我们三丈远,便是我们要主动说,也得有人听啊。你若不信,问你师傅去,不然问宗主,宗主一定晓得的。”

又道:“每个受罚的弟子一来我们就交代了,可惜啊,猎奇的人多过安分的,不过安分的也不会来这了。”

见萧宝宝瞪眼,忙赔笑:“我说差了,我说差了,你小师妹不一样。”

哈哈笑了几声,面带讥讽:“一个个都以为下头有什么大机缘呢,嗤,以为我们拦了他们的成仙大道。呵呵,我们该提示就提示了,他们听不听我们才不论。这也是修行路上的历练了。”

又巴着萧宝宝:“你可千万交代好你小师妹啊,千万别猎奇啊。”

萧宝宝笑:“打什么主见呢?”

小队长苦笑:“若你小师妹出个什么不测,你师傅非得拔了我们的皮。”

萧宝宝摇头,淡淡笑:“不用我师傅,我亲身拔你的皮。”

小队长嬉皮笑脸。

“说吧,跟我这么盛大交代,是不是有什么要兄弟我帮助?”

“还是兄弟你直爽,你看,能不能给你小师妹说说,兄弟们都猎奇她怎样打秦怀的呢。有时间能不能跟兄弟们商讨商讨?别提什么生死啊,尸身啊,多渗人呢。”

萧宝宝把人送走,跑到红线真人身边:“师傅,这里太风险。”吧吧吧一通讲。

红线真人一拍额头,才想起来:“还真是,我都忘了。”看向夜溪。

夜溪道:“不用换,我不会猎奇探险,这里是最好的实验基地。”

又不是小孩子了,这事便定了下来。

空空擦着额头出来:“我挖了五间房,每间房里两个坑,打磨好了。”

才两个?

“中央太小。”

夜溪想了想,走到一间屋里,手抬起,指甲落到中间那道石墙上,悄悄松松挖了一块下来。

“要打通?”

“嗯。”

“我们来帮助。”

夜溪没说话,却是将食指上的指甲变得更长更厚更尖利,插透墙壁,蹲下身子沿着地板走,从一头走到另一头,又站起交往上走,沿着整面墙壁走了一圈。

站在墙壁中央,收回指甲,对萧宝宝道:“扔下头裂痕里去吧。”

说完,反身一拳,咔嚓咔嚓——轰——

一壁整体山岩分红五六块塌下。

红线真人惊奇,捧着夜溪手不放:“你这指甲有多坚韧尖利?”

夜溪笑:“伤不了师兄的乾坤扇。”

嘶——,红线真人倒吸冷气:“你师兄那乾坤扇,怕是仙宝呢。”

夜溪就道:“师兄的乾坤扇伤不了我的指甲。”

红线真人嘶嘶不停:“谁欺负你你就挠他。”

夜溪:“…”

空空取了尺长的短剑也学着和夜溪拆墙,红线真人拿着灵石布阵,万一有不要命的来偷窥,小徒弟的实验可不能被人瞧了去。

萧宝宝和金峰丢石头,回来问:“师傅,那裂痕有多深?石头丢下去都听不见响。这裂痕有什么来历?”

红线真人努力回想,也没几信息:“应该是熔岩吧。祖师有留下交待,任何人不得靠近那里。”

萧宝宝又猎奇问:“难道是祖师飞升前的洞府?”

红线真人没好气道:“祖师飞升时,除了本命法宝,别的都给了宗门,洞府就在主峰,不要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见师父生气,萧宝宝忙赔笑:“是是是,是我小人了。师父,那下头到底有什么啊?”

“我怎样晓得,不然我下去给你瞧瞧?”

“别别别,我就猎奇那么一问。”

师父都生气了,哪敢再问。萧宝宝忙背起一块大石,跑了。

夜溪听着也猎奇了,跟着到裂痕边,放出一束肉体力飞快下潜。

空空看半天,拍拍她的肩:“怎样?”

夜溪收回肉体力,摇头:“太深了。”没探到底。

姐妹俩互动,让红线真人也猎奇了,放出神识探去,半天没到底,收回来,脸色一变。

“师傅,怎样了?”

红线真人看着夜溪:“收回的神识少了一丝,无知无觉就被吞噬了。”

啊?

夜溪一愣,认真感受本人的肉体力,迷茫摇头:“我没有呀。”

红线真人沉吟,道:“看来你的神识也与常人不一样,今天的事不要说进来,你在外人面前也不要显露不同来。”

夜溪摸着下巴看着那黑漆漆裂痕,下头到底有什么呢?

红线真人心一动,严厉喝道:“你不要想着本人偷偷下去。”

夜溪忙点头:“是。”

都布置好了,红线真人带着三人要走。

金峰犹疑:“我留下陪姐姐吧。”

“不需求。这个拿去,跟师兄去买。”

萧宝宝接过玉简,拖着金峰:“走吧,这里没灵气,你能帮上什么?在你姐姐对你下手前,你还是好好准备准备把身体炼得坚固点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