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登录:桀骜不驯,邪气肆意

建议文字内容不要过多

除了那有人打点看着的主道,其他的皆较荒芜。

往常放眼望去,仅几抹绿色。

地上的积雪由于太阳的高升,局部化成了水。

来交往往的途径上,有许多纵横交织的痕迹。有轮子滚过的,也有马蹄的印子。

一辆低调而豪华的马车泊在树阴下。

马车的前头,黑衣少年一腿曲着膝,一腿挂在一旁,手中拽着缰绳。

少年——夜竹轻轻眯着眼,另只手挡在眼睛上,似是在寻觅着什么。

他嘴里还叼着根草,上下摇摆着。

这时,车内传出了一道声音,好似才起身不久,有些慵懒,充溢磁性。好似高尚狂狷的波斯猫,伸展着腰肢,带着漠然而随性。

一句随意的启齿,却似乎能梦想到那妖孽的身影,横冲直撞,邪气肆意。

“小三儿回来了。”

听到这话,夜竹果真就看到了那从远处驾着马飞驰而来的又一位黑衣男子。

那个被叫‘小三儿’的男子-夜杉,从马背上翻身下来,走到马车旁抱拳喊了声,“公子!”

“嗯——。”

夜衫走近后说道,“太尉与镇国大将军皆不在城中。”

“嗯——?”这边境处两大主要的大人物都不在呢。

“不过,城中有传出音讯,说是素医在城中。据描绘……”夜衫突然瞟了一眼叼着草的夜竹,看的后者一脸茫然,但是之后他晓得了。

夜杉道:“那位素医,头戴帷帽,一身白净袍衣,瞧不见面孔,但其与公子你之前所述要找的人,可能有些类似。”

夜衫越来越小声,由于车里的那位正分发着可怕的气息。

“呵呵,这么有趣的事情,怎能少了爷呢?”这话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以至能听到一丝咬牙切齿的觉得。

令俩人都恨不得本人能马上变成那他们快盯出火花的小石子儿。

终于,男人再次启齿,“进城。”

夜衫夜竹二人对视一眼。

‘爷不会把素医给……干了吧!?’

‘应该不会吧,不一定就那个人啊?’

‘咱爷会管吗?’

‘……’

‘……’

“是!”两人齐声道。

车厢内,炉内生香,是淡淡的幽香。

一拢红衣,玄纹云袖。

穆卿忱低垂着眼脸,细长的手指捏着一盏翠玉杯,轮廓如刀削普通,棱角清楚。

长长的睫毛在眼睛下方打上一层厚厚的阴影,构成了诱惑的弧度。高而挺的鼻梁下是一张微显丰满的嘴唇,上有水渍,带着醉人的滋味,像海棠花瓣的颜色。

只见他的嘴角含着一丝玩味的笑容,透着点坏坏的滋味。有着介乎于男人与女人之间的美,如此触目惊心的魅惑,却是风险而又邪恶的。

这么久了,穆卿忱从未放弃过去找那个人,那个让他,‘念念不忘’的人。

即便他对那人除了本人的记忆,一无所知。但他定能认出那人,只需他找到……

至于找到后干嘛?当然是要还情!

穆爷:“再说吧!看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