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代理:萧伟妈妈的电话

建议文字内容不要过多

三人一同吃饭时,皮特也看出她的心猿意马了,自然脸色也不好,问她是不是基本不想请他们吃饭。萧颜清解释说家里出了点事情想回去看看,可是这几天都走不开,所以心里有点焦躁。

皮特听了,又来了兴味,再三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萧颜清被他问急了说了是爸爸工作出了点事情,详细的就不肯细说了。

皮特沉思了一会,问道:“你真的想回去?”

“想也要等到星期五,这边工作进程不能耽搁,艾琳不会同意的。”

“你说你非要留在这里干什么,要是在工作室,我肯定给你放假了。”皮特说道。

萧颜清看看他,觉得这人真是厚脸皮,她从进了他的工作室仿佛一次休息都没有,每次都有加班的理由!如今他居然还这么说。

皮特看萧颜清不接话,有些绝望,他绝望了就要折腾人,反正是硬是到了十点才放萧颜清分开。萧颜清和亚伯辞别时,觉得走路走的腿都酸了。

她站在路边打车,顺便给萧伟打电话,想问分明到底是怎样回事,可惜萧伟接了电话说他要睡了,又给挂断了。萧颜清气的不行,给爸爸打电话他肯定是要她不要管,犹疑再三也没有按下萧伟妈妈的号码。

坐上出租接到君泽的电话,听到他说话不似平常,萧颜清问他怎样回事,他说和同事一同吃饭喝了点酒!萧颜清晓得他平常小酌,但是今天仿佛喝的有点多,说话舌头都有些打弯了。

“你洗漱一下,赶紧休息吧。”萧颜清边下出租边说道。

“可是我没有在家。”手机中传来他的轻笑。

“你还在外面,在哪里,你别动,我去找你。”萧颜清赶忙说道,边说边转身,谁知刚转一半听到旁边一声笑,她扭头看到君泽拿着手机朝她晃!

“真是的,不是说喝了酒吗?干嘛还跑过来?”萧颜清说着去扶他,君泽一把拉过她,抱在怀里,低头在她额头亲了一下,然后又亲了一下,低语道:“想你,和他们喝酒的时分不断在想你!想你一次就喝一口,然后就喝多了。”

夜色中,萧颜清低头,竭力想绷着,可是嘴角和眉眼都是美观的弧度!

偏偏君泽成心弯腰侧着头看她,还成心逗她:“想笑就不要忍着。”

萧颜清扶着他的胳膊的手轻轻用力,以前怎样觉得他很持重,不过几天怎样越来越——越坏了,居然看她的笑话。

萧清颜扶着君泽坐到沙发上,本来想给他倒水,结果君泽一把把她拉倒在沙发上,然后翻身压在了她身上。

萧颜清这下慌张了,脑子直接空白,眼睛眨啊眨啊,浓密的睫毛颤啊颤啊,本来成心逗她的君泽被拨弄的情丝蔓延。平常含笑的眉眼,渐渐的隐去,渐渐的低头。

“我回来了!”章婳的声音在推开门的那一刻传来。

沙发上的两人慌忙起来,君泽有些不好意义,萧颜清直接跳了起来,回应章婳道:“你回来了?”

“是啊,你都不问我怎样这么晚吗?看着工人清扫,累死了。”章婳说着走进卧室。

萧颜清跟着她身后进了卧室,解释道:“我,我也是刚回来。”

章婳“哦”了一声说道:“不断陪着皮特他们,还是你们两人约会去了。”

“没有。”萧颜清赶忙说道。

章婳伸头看看她,疑惑道:“什么没有,是没有陪皮特还是没有约会,不过,你脸怎样这么红,不是生病了吧?”

她说着还伸手摸摸萧颜清的额头,自语道:“不热啊!”

“没事,估量是吃饭的时分喝了口香槟!”萧颜清胡扯道。

“你平常都不喝的,怎样和他们在一同就喝,真是的,你就是不理他们,他们又能怎样样?如今又不是在美国,他们也太过火了。”章婳忍不住又埋怨皮特,说着拿着睡衣去洗手间。

萧颜清还跟着她,她好笑的问道:“你干嘛?要跟我一同洗澡!”说着伸手去拉萧颜清。萧颜清自然不会进去的,笑着闪身躲开了。

沙发上的君泽早曾经调整好了,但是看萧颜清不断站在那边没有打算走过来的意义,借着酒意伸手把她拉了过来,直接圈着她的肩膀,让她靠着本人。

“不早了!”萧颜清低声提示。

君泽也晓得不早了,可是却不想起身,想想那边还是本人盯着,说不定能快点。固然不舍,还是强忍着起来了,拉着萧颜清走到门口,不肯松开她的手。

萧颜清是真的不好意义了,固然弯着嘴角,可是却不肯抬头。

君泽拉着她又抱了一下,低语道:“我都不晓得我是怎样了!”感情上不断自制的他也有些迷惑,以前的他如今的他哪个才是真实的他?或者他只要在面对她是才异常!

章婳洗澡出来看到依偎着的两人,撇嘴道:“你痛快跟着他一同去算了。”

固然章婳的话酸,但是两人也不好再腻歪了,君泽按了电梯。

萧颜清看着君泽进了电梯,打开门,一个人靠着门笑不可仰!

“别在我跟前现眼,真是的,看你们如今这个样子,真不晓得当初你们俩在干什么?”章婳擦着头发坐到沙发上。

萧颜清在章婳面前更自由些,冲她哼了一声,回道:“你和你那个初恋难道没有不舍得分开的时分?”

章婳把手里的毛巾扔到头上,喊道:“哼,他当然每次都不舍得了,但是姐们我是那种亲亲我我的人吗?”

“你就自得吧,我就不信你不懊悔。”章婳大学时有个男友,萧颜清还见过几次,挺好的一个人,但是毕业后章婳却和他分手了,按章婳的说法是异地她不能承受。但是据萧颜清对章婳的理解,异地不是她的梗,不喜欢了才是真的。所以有时分才会说她。

章婳打着哈欠起身,看样子就是不想和萧颜清聊这个话题。萧颜清也累了,拿着睡衣进了洗澡间,简单冲洗了一下躺到床上也就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