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代理:保加利亚独立

建议文字内容不要过多

在土耳其资产阶级反动如火如荼展开式时,不止奥匈一个国度打着他的主见。土耳其邻国保加利亚也打算,借助这次土耳其资产阶级反动,完成本人的方案。

在1877~1878年最后一次俄土战争后,土耳其失败后,巴尔干山脉北部地域成立保加利亚公国。罗马尼亚、塞尔维亚也在这一时间树立起来的。在1885年南北保加利亚兼并,完成统一。

在这一时期保加利亚和俄国的关系十分复杂。在当时俄国的巴尔干政策则由伊格纳季耶夫伯爵制定,伊格纳季耶夫的计划是经过扶持与俄国简直同文同种的保加利亚,逐渐将保加利亚变为俄国在巴尔干的据点,这样进可联合塞尔维亚与捷克斯洛伐克,要挟奥匈帝国的中心区域,退可快速压榨君士坦丁堡,斩断鄂图曼土耳其的咽喉。

能够说这一时期俄国的外交政策的中心,曾经调整到了全力扶持保加利亚上,当保加利亚与罗马尼亚由于多布罗加地域的归属问题发作龃龉时,俄国以至不惜站在保加利亚一边,从而将同样信奉东正教的罗马尼亚推到了奥匈帝国的阵营。

但保加利亚并未对俄国的热情投桃报李,在保加利亚人看来,虽然俄国老大哥的确为解放保加利亚付出了宏大牺牲,但是独立后的保加利亚无处不在,又时时干预保国内政的俄国参谋与驻军,只让保加利亚人感到不适。

最挖苦的是,协助保加利亚制定新宪法的俄国专家,都是在俄国国内颇不自得的西方派。这些专家为保加利亚设计的是,一个在俄国基本无法完成的,高度现代的君主立宪制政体。有了这个政体的保加利亚人反过来,具备了对尚处在绝对专制下的俄国的认识形态上的自卑感。

更糟糕的是,俄国人为保加利亚选择的德裔国王亚历山大,并未成为俄国人想象中的傀儡。亚历山大快速控制了保加利亚语,皈依东正教。并逐渐得到了保加利亚政治精英的反对,成为了保加利亚民族主义者的肉体寄予。

而亚历山大国王的母国德国也应用这层自然联络,分化联合保加利亚的政治精英,使得一个以亚历山大国王为纽带的德国政客-保加利亚民族主义者的反俄同盟得以完成。面对保加利亚越来越强的离心倾向,俄国的做法可谓简单粗暴,加大政治控制与军事压力的同时,策划保加利亚亲俄军官团发起政变推翻亚历山大国王。

这种蛮横粗暴的做法激起了保加利亚朝野的极大气愤,最终,1886年政变以失败而告终,保加利亚驱赶了一切的俄国参谋与驻军,倒向了德奥一方。俄国自克里米亚战争以来苦心运营的巴尔干阵线化为乌有,而原本曾经近在天涯的海峡也一下子又变得高不可攀。

在1886年后担任掌管巴尔干事务的伊兹沃利斯基,便开端积极发挥个人的影响力,重塑俄国在巴尔干的位置。加上保加利亚人给俄国有太多的牵连,也渐渐的被影响回去,在1908年时保加利亚还是倾向了俄国。

“如今土耳其的资产阶级反动是我们的时机,保加利亚不需求有个名义的宗主。而且在土耳其我们许多族人正在被他们欺辱压榨,这是我们不能忍耐的。”保加利亚外长斯蒂芬·乌罗斯述说着本人的心声。

斯蒂芬·乌罗斯是一个大保加利亚的支持者,如今保加利亚国内大局部人都有着这种情节。

‘大保加利亚’是一种保加利亚民族统一主义思想,旨在恢复保加利亚的历史最大版图。包括了多瑙河到巴尔干山脉之间的平原、南北多布罗加、索菲亚地域、皮罗特、弗拉涅、北色雷斯、东色雷斯局部地域、马其顿等地域。

“刚好有个时机能够借助。”首相亚历山大·马林诺夫对外长说着。

首相说的事情是在8月2日,土耳其外交大臣在家里举行午宴,没有约请保加利亚驻君士坦丁堡的外交代表。被这位自尊心激烈的外交代表以为是遭到了凌辱,将这一状况对保加利亚国内停止了报告。这让首相亚历山大·马林诺夫如获至宝,这是一个绝好的时机。

在重臣们商议的时分,保加利亚大公费迪南一世也没有闲着,他在维也纳对奥匈停止机密访问。由于1903年支持的“马其顿—亚德里安堡最高委员会”(简称“最高委员会”),在马其顿西南部和色雷斯东部发起的起义失败。让费迪南大公觉得需求得到其他列强的支持,才干将上述中央归入本人的疆土。

大公将眼光对准了奥匈,希望可以得到奥匈帝国的支持。假如可以得到对巴尔干影响力最大的两个列强其中一个支持(俄国也不会反对),那么费迪南大公的幻想将很有时机变成理想。

1903年8月2日,“最高委员会”在马其顿西南部和色雷斯东部发起了起义,保加利亚人、瓦拉几亚人和希腊人组成的结合起义军攻下了一些城市,但是他们遭到土耳其和阿尔巴尼亚***的殊死抵御,不久就再度被土耳其的“巴希—巴佐克”压制下去。

这一次,土耳其政府决计让保加利亚居民在色雷斯和亚德里安堡绝迹,由于这里离帝国首都真实太近了。几百个保加利亚村庄遭到洗劫和焚毁,五千多人被杀害,七万多人颠沛流离,三万多人逃往保加利亚外乡避难。

令人头疼的是,除了“内部反动组织”的起义军和土耳其武装外,四周的邻国也趁乱派来了武装人员,这些部队杀起异族基督徒来比土耳其人毫不逊色。

塞尔维亚的“切特尼克”(Chetnik,即“非正轨军”)攻击保加利亚的“科米塔吉”(Comitadji,即“意愿人员”),反过来又遭到对方的仇杀;双方都和希腊的“安达提斯”(Andartes)一样四处追杀阿尔巴尼亚人和土耳其人,土耳其当局则在基督徒中挑唆离间。

马其顿的紊乱状态给俄、奥两国提供了干预的借口。1903年,它们向苏丹宫廷提出了行政、财政和治安方面的一系列变革请求,请求土耳其把马其顿变为一个独·立自治省,分为五个区,由列强代管。斯科普里区归奥天时,萨洛尼卡区归俄国,塞雷区归法国,德腊马区归英国,比托拉区则归意大利。

列强关于马其顿自治的请求土耳其当局大为震惊,这也是青年土耳其党提早起义的缘由。

土耳其的事故使保加利亚政府和斐迪南大公大为震惊。他们原想经过“内部反动组织”的起义兼并马其顿,土耳其施行宪政变革无疑会使保加利亚失去这一时机。青年土耳其政变后,保加利亚发现不只不能等马其顿这个果子熟透了之后自然掉下来,反而要赶紧入手去摘。

保加利亚一方面停止了慌张的战争准备,另一方面决议应用土耳其苏丹被废弃的这一紊乱场面宣布独立,彻底摆脱对土耳其的臣属关系。但是独立就意味着撕毁《柏林条约》,会给保加利亚带来风险。巧合的是,依据《柏林条约》的规则,奥天时将在30年占领期满后(即1908年)将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出借土耳其,它也不想这么做,于是这两个国度走到了一同,决议步伐分歧地撕毁《柏林条约》。

这也是斐迪南大公机密访问维也纳的缘由,如今国内的音讯传来让大公加快了和奥匈的谐和。在第二天斐迪南大公就和奥匈总理阿洛伊斯行着机密商议。

斐迪南大公开门见山的讲到“我们都需求互相的支持,希望我们能将时间谐和到一同,让土耳其人措手不及。”

“这点我是很赞同的,哪怕实力在强大,也需求最小的代价。”看到斐迪南大公比拟直接,总理阿洛伊斯也很直接的讲到。

“总理阁下讲的很正确,谐和好双方能够减少许多不用要的费事,对我们有利为什么不做呢。”斐迪南大公也同意的说到,在一片有好的交谈下,双方达成了协议保加利亚于先行独立,奥匈两天后宣布兼并波黑。能够让双方都能减少外部的压力。

在协议达成后,费德南大公回到了索菲亚,将这件事通知了首相等一帮人。这让保加利亚政府大受鼓舞,商议准备独立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