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注册:我一向欺软怕硬

建议文字内容不要过多

沈俊安历来没有遭遇过如此侮辱的待遇,而带来这侮辱的,还是那个不断被心底视为蠢货的女儿。

想着,沈俊安就压制不住心底的怒气,望向沈仙河的眼神也充溢了厌恶和愤恨。

“难道你要学你那个娘亲,狠毒,自私,狂妄,目无尊长!对本人父亲离经叛道吗?”

“原来父亲心底是这样想娘亲的。”

沈仙河冷笑了一声,心底为本人母亲感到悲凉。

大长公主巾帼英雄,对外战场上杀敌有功,对沈家,性格固然强势了一些,但历来不苛待沈俊安的妾侍和庶子庶女,而沈家族人的前程,大长公主向来能帮就帮。

在沈仙河看来,本人母亲曾经为沈家做到了极致,而在沈俊安的的眼里,原来她的母亲只是一个狠毒自私狂妄的妇人。

“郡主,你父亲刚刚在说气话呢?公主贤惠大气,整个大庆朝的人都为有这样一个端庄持家的女将军骄傲,驸马刚刚只是脑袋懵懂了,今天晚上在外面也喝了酒,如今说话不太苏醒呢。”

一个柔柔的女子声音站在沈仙河和沈俊安之间启齿了。

她相貌秀美,身体婀娜风流,声音细腻又温顺,空气里面一触即发的气息似乎都被缓和了一些。

沈俊安神色也惨白了一瞬,他想起本人激动说出的言语,再一想到大长公主楚闻羽凌厉的眼神,身体不盲目打了一个寒噤。

“仙……仙河,你云姨说得对,我今天晚上喝酒了,刚刚居然脑袋懵懂得瞎说话,你千万不要记住心上,你母亲过几天就要从练兵营回来了,到时分我会亲身向她道歉的。”

沈仙河不语,反而认真看向了沈俊安身旁说话的这个妇人。

这是她父亲前几个月收的一个妾侍。

听说,这个妾侍快四十岁了,但相貌犹如三十岁左右,非常清丽貌美。

以往,她父亲收的妾侍都是貌美的年轻女孩,历来没有哪一个女人能够独宠几个月,可是这个女人做到了。

刚刚温温顺柔几句话,居然就让她父亲诚实认错了。

这个女人倒是手腕高超。

只是这身份,在目前公主府曾经被浸透了状况下,倒是值得好好查一查了。

“什么云姨?父亲,我母亲身体里面流着大庆皇室的血液,不是随意一个阿猫阿狗都能成为我母亲妹妹的,你喝醉了我就不多说啥了,但这个不知尊卑,随意在我们两个之间插话的女人,我倒是能够帮你好好经验一顿。”

“沈仙河!你疯了,这是你的晚辈!”

沈俊安是真的气疯了,云娘可是他最近的心疼肉,那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他都舍不得云娘皱一丝眉头,沈仙河凭什么来管束他的女人!

“晚辈?”

沈仙河嗤笑了一声。

看着本人父亲焦急愤恨的神色,那种想要维护心爱女人的眼神几乎和下午时分楚熙的眼神一模一样。

“我历来没有听说过,哪个世家大族纳的妾侍能够算作嫡系子女的晚辈?更何况,依照大庆朝的法律,驸马并无资历纳妾,父亲你私底下养女人,我母亲没有说什么,我这个做女儿的更不会干预。但随随意便给本人睡了的女人抬身份,还强行让我认她为晚辈,父亲是想让沈家被御使参奏一本吗?堂堂书香世家,书都读到狗肚子里面去了吧!”

“住嘴!你这个孽障,你……你……离经叛道……忤逆侮辱亲生父亲,你几乎……”

“几乎什么?”

看着沈俊安气得口不择言,脸红脖子粗,沈仙河心情一下子就愉快了起来。

“父亲你还有什么想骂的,今天一同骂出来就是,我如今时间多得很,记忆力也好得很,之后我会好好跟外祖母说一说她的外孙女是怎样被本人父亲骂的,让他老人家来评评理……”

“……有……有本领以理服人,吵不赢了就找太皇太后,算什么本领,沈仙河,你就这么点能耐!”

沈俊安脸色憋成了青紫色,他手指在沈仙河的脸上,说话的气势却越来越弱,连眼神都慢慢染上了一丝惧怕。

“父亲,我一向欺软怕硬,像你说的,狂妄自私又狠毒,你是今天才认识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