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企光环是如何消失的:团队氛围求稳为主,薪酬逐渐低于行业水平

建议文字内容不要过多

2018年5月,在外企公关岗位工作了十年整的徐晓瑞,向老板提出了辞职,“我之前没有特别想过晋升路径,也没想过离开这里,但那次跟领导谈完话后,想要离职的扳机被触动了。”

谈话发生在每年公司例行的年中谈话后,徐晓瑞当时的职级是“助理经理”且已经保持了两年,当她想要了解自己距离下一步晋升还需要提升的方面时,领导含糊其辞,而这位领导,已经在这家外企待了15年。“外企的岗位是一个萝卜一个坑,并不是说努力了就能获得认可,还得看是否有职位空出来。”

晋升受阻,是当下多数外企人面临的困境之一,除此之外,外面世界激烈的竞争也或多或少地让身处相对安逸环境里的外企人多了几分危机感,当在外企内部难以获得晋升机会的时候,出去也未必容易,企业文化和工作节奏的差异,让不少出走的外企人频频碰壁。

曾经,外企是很多毕业生的第一选择。2008年,徐晓瑞刚研究生毕业,她的梦想就是“进入世界500强的外企”;在2009年大学毕业、学习计算机专业的赵宁波心中,“那时候大家挤破了头想往微软、英特尔这样的外企研发岗里进,但难度很大,基本很少有人可以达到要求。”

1978年,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越来越多的外企在中国设立了办公室。以上海为例,2004年左右,上海化工区加速建设,拜耳、巴斯夫等外企纷纷进驻,而快消、奢侈品、银行等外资企业大多将办公地点选在陆家嘴和静安寺等甲级写字楼内。彼时,外企也因为进入门槛高、工作氛围轻松和开放、薪酬待遇和福利好、培训机制完善等优势,成为许多毕业生理想的工作选择。

在安普丹华国际咨询有限公司猎头毛世超的观察中,外企自带的“光环”在2014年左右开始褪色,“以互联网为首的民营企业开始加速发展,甚至很多外资企业因为在中国区业绩下滑而选择裁员或者干脆退出中国市场。”近期,受到关注到最高的就是5月份甲骨文中国区研发中心的裁员消息,而亚马逊也为了寻求战略转型,宣布退出中国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