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军评:巨浪不断增长,美国航母却要缩水?

建议文字内容不要过多

本周,有关中国的几次海上发射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热点,先是周一各方报道的中国东部上空“不明天象”被推测为新型的“巨浪3”潜射洲际弹道导弹的发射试验;再是周三,我国在黄海海域使用长征11号运载火箭,成功完成了我国首次海上航天发射。在这两次对中国都相当重要的发射背后,都体现了同一代至关重要的洲际导弹的身影。

与此同时,在大洋彼岸的美国,围绕“福特”级航母的未来走向,美国国会也在特朗普之后“突然发难”,暴露出美国海军在新一代装备发展上和美国政府高层之间认识“脱节”的困扰。

本周,多家媒体都报道了中国东部上空出现的“不明天象”。为各类航天发射而产生的景象在如今的中国虽然说不上是家常便饭,但在航天发射越来越频繁的当下,“不明天象”十有七八是我军“大杀器”的概念已经慢慢形成。既然这次天象来自海滨,那么其发射地点就应该来自海上,于是潜射弹道导弹的推测也就自然而然形成了。而本周三发射的长征11号运载火箭,也因为其与东风31洲际弹道导弹一样的冷发射形式,让人们从它身上看到了中国战略核武器的影子。

长征11号运载火箭的冷发射方式非常的弹道导弹

从技术上说,无论是“巨浪3”未来计划替换的“巨浪2”,还是这次在海上成功实现首次发射的长征11号运载火箭,二者的技术基础都可以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的东风31洲际导弹项目上,而在东风31与巨浪2这一对孪生兄弟身上,“先有鸡还是先有蛋”也许是最说不清楚的。

在中国航天工业的历史上,巨浪2的名称比东风31出现得更早。早在1976年10月,巨浪2潜地固体导弹就已经正式立项研制,当时这款导弹规划的三级固体发动机方案以及发动机直径的设定已经和后来的东风31完全一致,不过同一时期的地地弹道导弹规划还停留在东风22号液体洲际弹道导弹和东风23号固体远程弹道导弹上,并没有东风31号的影子。

东风31洲际导弹直到1999年才首次公开亮相

巨浪2在这样的环境里独自研制,并在80年代初先后完成了该型导弹三级发动机的试车工作,直到1984年末、1985年初航天工业部调整了战略导弹的项目安排,并在1986年论证了“陆海兼顾、技术共用”的导弹方案之后,东风31才作为以巨浪2为技术基础的陆基洲际导弹项目正式展开论证和相关研制。在此之后,巨浪2号的相关研制逐步暂停,研究力量则转入了东风31号弹道导弹的研制之中,直到1999年该弹取得了关键性进展,实现首次试射之后,巨浪2才再次获得继续发展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