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登录:阴晴不定的老父亲

建议文字内容不要过多

安氏分开,桑榆顿时松了口吻,就连方才放到嘴里的鸡丝都觉得更香了些,等到用完饭,林铮便也行礼告退了,看着林铮离去的背影,林老太太这才叹了口吻。

一面替桑榆捋顺着头发一面道,“不过大丫头及笄礼,何必弄的这么不高兴。”

李嬷嬷听了便道,“是啊!大夫人的意义是依照寻常规格,而冯姨娘则想着借大夫人的势大办一场,偏生老爷在这方面又是个没主见的,到最后还是少不得让老太太做主了。”

往常林乐梓也是十五岁了,到了及笄的年级,桑榆不过听了会变明白了早上氛围为什么那般繁重,原来早上林铮和安氏来给老太太请安,顺便说起了林乐梓及笄礼的事情。

而林铮一听也不知怎样想的,让人请了冯姨娘过来,这下安氏便有些不快乐,偏生冯姨娘又觉得大姑娘既然叫了大夫人终身母亲,又是家中长女应该好好办一场的,而安氏则是想着她只是一个庶女,为了庶女大张旗鼓有些说不过去,二人便有些争论。

桑榆暗暗叹了口吻,要不说大户人家是非多,就是这寻常事情也多呀!想自已那个小村落哪里有这么多说法,不过是生辰那天早上的面条里多加个鸡蛋就算完了。

正想着出神,便听头顶上方的祖母道,“好在我五丫头的及笄礼还有五年,暂时不用操这个心喽。”

听着话题谈到了自已,桑榆便抬起头嘿嘿一笑,随即又低下头去开端认真专研面前这几个字。

话说自从去了家塾,桑榆这才发现自已和这些姐姐们的差距有多大,虽说女儿家不识字的也有许多,但这书香门第里哪能大字不识一个呢!

就连玉杏,阿月她们也能看懂三字经、千字文之类的,更不要说大姐姐和四姐姐,那真真是出口成章、知书达理。

每次到这个时分,桑榆总是惭愧不已,恨不得一晚上就把那些书全部背下来,有了这个想法,桑榆也愈加用功一些,往常不过月余,她就曾经能背下几首诗了,一些简单的字也能读出来,倒是非常努力。

到了时辰,高嬷嬷的课还是要继续上的,桑榆从最开端的非常费劲,到如今的博古通今也算是一个进步的过程,比方今天就讲到了待人接物的礼仪上。

高嬷嬷扮演来做客的长者,而几个女孩相继行礼,招呼等,到了桑榆的时分,她发现自已无论是走姿还是坐姿或者行礼,端茶的姿态都没有那般别扭了,虽说比起其她人还是要略显蠢笨,但明显的有好一些。

桑榆难免有些冲动,心情雀跃,只是一个转身的功夫竟就把桌上的茶杯带到了地上,洪亮的一响倒是把她吓了一跳。

林栖栖和林梨听见这声音,不屑的冷哼一声,倒是林乐梓赶紧招呼人拾掇起来,而高嬷嬷则是淡淡道,“姑娘们应当时辰记得为人处世应当不骄不躁的好,哪怕在胸有成足也不能流露于外表,否则乐极生悲就不好了。”

这一连串的四字成语听的桑榆还是有些发懵,但是她仍然明白这是高嬷嬷在提点自已,一霎时冷汗都流了下来,不知怎的,她就是记住了这句话,渐渐回味后,她那雀跃的心情便灰飞烟灭了。

整个下午都静静的跟着高嬷嬷学规矩,不敢再兴奋。只默默的记着其中关卡,偏生她又是个脑子笨的,只好晚间回去一遍一遍的做,这一晚又是折腾到大半夜才睡下。

一连几日,桑榆都是有些闷闷不乐的样子,林老太太问也不说,其她人也不明白桑榆这小脑袋里在想些什么,便只好想着法的逗桑榆开心。

一整阿月给她讲一个笑话,要不然就是玉杏去寻摸个好玩的来,而李嬷嬷则是变着把戏的找些好吃的来给桑榆。

到底是小孩心性,固然有些不开心的,但过了几天也就淡了,但那日高嬷嬷的话桑榆却不敢忘的不断记在心里。

第二日桑榆早早的便起了床,这倒是把阿月吓了一跳,这段时间桑榆睡的晚,所以早上特别赖床,不愿意起来,每次都是磨蹭了好一会才干起来,今天倒是太阳打西面出来了。

但其实也不为别的,昨晚桑榆正背书,恰巧看见了生于忧患死于安乐这一句,这犹如当头一棒,弄的桑榆有些发懵,往常自已可不就是安乐的很了。

有祖母宠着,丫鬟们服侍着,再不用担忧冷暖问题,人便有些懒散,每日赖床不说,头脑也越发不愿意考虑,有事情便想着还有祖母呢!这可不是一个好习气。

桑榆再想起从前需求和嫂嫂斗智斗勇的那些日子,便有些茫然,自已往常固然生活富有,但若是持久以往下去,整个人怕是也要废了,如此她便有些惧怕,便说什么也不要再睡懒觉了。

但是今天桑榆本想着肉体振作的去家塾,却被告知今天允了她们一天休息,桑榆这下猛然不知能做些什么便一个人在寿安堂描着字。

这时风竹轩安氏身边的大丫鬟叫翠玉的来请桑榆过去,说是请的做衣服的到了,要换季了给几位姑娘做几身衣服。

桑榆是女孩,哪有不爱美的道理,一听这话便放下了笔,乐呵呵的跟着翠玉去了,到了风竹轩只见姐姐们都来了,坐在厅里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林瑶见着桑榆过来,赶紧小跑过来,拽着桑榆的手往里走,“你可下来了,再不来我就要无聊死了。”

这话一出不等桑榆说话,林乐梓便道,“什么死不死的,昨日高嬷嬷怎样教诲的?不过歇了一天就都混忘了?”

林瑶颇为敬重这个大姐姐,听这话也不顶嘴,只是暗暗给桑榆做了个鬼脸,逗得桑榆一笑。

“五妹妹以前没做过衣服吧?”

这是林梨的声音,桑榆以前能有一件旧衣服穿就曾经很不错了,哪里还敢奢望做一件新衣服穿呢!便秉着实话实说的肉体,点了点头。

林梨却噗嗤一下笑了出来,“所以说呀!五妹妹定然不晓得哪个料子好,料子不好的,等一会可莫要挑错了让人家衣服铺子的掌柜看了笑话。”

桑榆听了这话道,“我只跟着大姐姐选就是了,总不会出错的。”

这就好比一拳打在了棉花上,气也不是,怒也不是,林梨瞥了撇嘴不晓得在说些什么,便自已坐在了一旁,林栖栖则仍然是那副高傲做派,眼睛只看着窗外,不理睬这面的俗事。

只林瑶还在那说个不停,没一会功夫大夫人便到了,桑榆随着行过礼后便乖乖的站到一旁,随后又进来了一行妇人,搬进来几个箱子。

翻开后,各色布匹被摆了上来,桑榆看了只觉各个美轮美奂,喜欢的紧,但是记着前日里高嬷嬷说过的要不骄不躁,便也不曾怎样流露面上,只暗地里偷偷端详着。

安氏见着几个女孩都很有分寸的样子自是称心的紧,便道,“换了季,自是要给你们做几身新衣裳的,都自已上来挑一挑吧!等找到了喜欢的布料,再选个款式就行了。”

长幼有序,自然是林乐梓先选,只见她走上前选了几匹素色的布料,而林梨则是选了华贵一些的,林瑶看了看将几个华美的选走了,等到了林栖栖的时分。

她忽然道,“不如五妹妹先选吧!”

桑榆有些不明白她为什么如此说,刚要答话,便见到门外自已的父亲走了进来,这才明白过来,原来她是见到门外父亲走了过来,想要博的一声称誉呢!

林铮听闻今天姑娘们要在风竹轩挑料子,他便想着过来看看,一进门就听见四女儿这句话,很是称心,便道,“栖栖很是懂事,晓得让着妹妹,这样很好。”

听了这话的人们反响各不相同,林栖栖自然自得,林瑶则是趁着众人不留意翻了个白眼,而桑榆则是恍若未闻一样,只看着自已应该选个什么布料才好,她向来不喜欢艳丽的颜色,可是出来时祖母又吩咐自已别选太素净的,看着不喜庆,这就有些难办了。

在场的人各怀心机,终于到了桑榆的时分,她选了个淡蓝色的,刚拿起来,就听见角落里的林梨笑了出来,只桑榆不理她,反正自已不管拿哪个,她都会觉得是小家子做派,既然如此,那又何必搭理她,只挑自已喜欢的就是了。

接下来又在画册上选了样式,等到一切弄完,首饰铺的掌柜又上了门,桑榆又随着选了首饰等,一切忙完曾经到了正午,姑娘们既然在这,自然要留下来和着父亲,母亲一同用了午饭。

桑榆来了这么久,和父亲见面的时机甚少,一个手都能数的过来,但饭桌上,林铮显然不觉得自已和这个女儿刚认识,只拿她和寻常女儿一样,添菜,叮嘱,训话一样不落,一顿饭下来,吃的桑榆满头大汗。

原来和父亲一同吃饭是个这样的觉得,明明上一句还慈祥的叮嘱着莫要贪凉多添衣等,下一句话就变成了留意衣着装扮要有分寸,几乎阴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