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注册:那松垮的肚兜儿,能干些啥?

建议文字内容不要过多

江九霄顺下了挂在屏风上的布条。

布条在素皙指间飞舞,她杂乱无章的摆弄其,束着本人。并非是为了束胸,而是为了起到内衣的作用。往常的她仅仅是个十几岁的姑娘,虽不如先前那般娉婷多姿,却也到了发育的时间段。

而她并不以为那松垮的肚兜儿,能干些啥?还是稳妥些。不然若是打斗时,束手束脚地,岂不难受?

ZD09固然是至毒之物不是什么好东西,却也有妙用途。

比方它能让令江九霄在形体上做出变化,似乎是经过控制她体内的激素而呈现喉结等等,也能够改动身高体型,就好似缩骨功普通。

在她身为‘将军’江九霄时,能助她不被人发现女儿身。

但她并不能长期处于这种状态,毕竟身体也不是铁打的。况且近年来,每月都会折腾的亲戚本就由于至毒而招致了不调的现象。长期以来,这般调动体内激素,是会呈现这样的问题。

裹好了胸,套上雪白的里衣,江九霄一边系腰侧的带子,发出稀稠密疏的声音,一边绕过屏风。

就见案台上的托盘里摆放划一的衣物,与她前时都会用到的东西。

吱呀——

门被一只纤手推开,阳光映照在凝脂般的肌肤上,好似带着飘然的仙气。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江九霄一身墨袍上用着几近黑色的丝线勾出竹叶。而外袍下的中裳高过衣领,遮住了半截多的脖颈儿。竟在这打扮外,还带着一幕帘足到腿旁的帷帽。

更过火的是,她还戴着一面具在里。

好在,那狐面是白的,上有红与金色的纹案。描写出诡异邪气的花形,左侧的狐耳下旁装点着小巧的铃铛,红色的飘带垂在肩头,还有两根系在脑后。在黑色的纱帘下,亮色的花纹却显得愈发妖异,而江九霄标志的眸眼却显得没有那么明显了。

往常的她,多出了些许神秘邪肆而风险的气息。虽不见容,反而更能感受她摄人心魄,且内敛的气势!

而等在门外的天璇,听到声音时就曾经回头了。看到把本人包裹的极端严实的江九霄,眉角狠狠的抽了抽。不论她见过几次这样装扮的江九霄,天璇照旧会暗自遗憾。

——虽然如今根本上看不到主子的颜,但是主子您还是最美观的!!!

天璇,就活脱一颜控!至少,在对江九霄的脸皮子犯花痴的人中,历来没有缺席过。

—————

还记得某日,在穹虞山庄中。

校场上,江九霄一身赤红劲衣,目中无人地挥舞着她最熟习的唐刀。

山庄中的凌云卫们都不谋而合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盲目地围成一圈,席地而坐。全神贯注的看着他们那不常呈现的庄主,凌厉的铮气与淡淡的戾气随着她的刀剑,迸发而出。

即便仅是比式,但也却能感到其中可观的架势,与那似乎只需心头稍起杀念便能将旁人挫骨扬灰的剑气。叫他们心生敬意与崇拜之情。

这女子,便是他们的主!

而在不远处的房梁上。

俊俏的生动少年郎儿有些滑稽的趴在瓦砖上,眼光有些凝滞却不乏精光,蓦然启齿道,“小天姐,我们为什么要在这里啊?”

天璇一脸繁重的眯着眼,望着远方。听到有人问话,便启齿道,“看主子。”

那少年郎儿又道,“那小天姐,我们为何不过去看啊?”

天璇再答道,“一坨人堵在那儿,阻止我观赏主子的盛世美颜。”

“那小天姐为什么要笑的这么银·荡,还流口水了。”

天璇下认识的手背一抹,忽地一顿,旋即眼睛一瞥,脸色有些暗沉,带着杀气,“你怎样在这?”

而那人仍是笑眯眯的,并为被她给吓着,讪笑两声道,“小天姐,我们都练完了,半天不见你人,他们就叫我来找你了呀!”他语气一变,像是受了什么冤枉一样嘀咕道,“而且我都在这里爬了快一柱香了,背都要熟了……”

吟——!

“小,小天姐,淡定!”

“带他们再去跑个十圈,你——二十圈。”

“啊!为……嗝。”刚想反驳,便被那真的显露杀气的天璇给咽回去了。两眼泪汪汪的,咬着下唇,还以为怎样地他了呢!?

脸冷不丁的一抽,收起出窍的银剑,捏了捏眉头,“别跟我装了,快去,都十,”圈。圈字还未出来,远处的江九霄停了下来,可能是天气转凉了,亦可能是练完后出了身汗,风一呼过,就听一声,“啊啾~!”

也就是在这时,天璇耳朵一动,抛下那还在哭丧的少年,直径跃下这足有两层楼高的书阁。落地时踉跄了一下,还随同着一声,“我来了!”

那少年可谓是变脸比翻书还快,呆若木鸡的叨叨道,“小天姐这,这是……”噢~!

诶等等,小天姐刚刚是想说都十圈吗?还没说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