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代理:一见钟情,一眼万年。

建议文字内容不要过多

柳非白看着那份材料,踌躇的启齿,“那……老爷,您的意义是?”

宫老爷子没再看他,继续钓起了他的鱼,嘴角处却清楚有一丝笑意。

……

而这边的宫扶苏,直接把傅荷华带到了一间名叫“碧水湾”的餐厅。

餐厅的装饰环境很有特征,曲径通幽,粉墙黛瓦,桃花雕窗,木桌木椅,灯笼烛火。

还时不时的可以听见流水的声音,和闻到飘来的一阵阵花香味。

或许是听闻宫扶苏的到来,店里的总经理亲身站在餐厅的门口迎接他们。

“宫少,今儿个怎样有空过来了?还是在那个包间吗?”

年近五十多的总经理也不像特别惧怕宫扶苏的样子,反倒是表现得很热情,还暗暗的端详了一番跟在宫扶苏身后的傅荷华。

关于总经理的行为,宫扶苏出奇的居然没有生气,但也没说什么话,只是点点头。

“好咧,宫少和这位小姐,请跟我来。”

面对总经理的热情,看着这古风的餐厅装横,豪华的气息扑面而来。

傅荷华非但心里没有半点快乐,一想到等会就要有一大笔钱从她的卡里扣除,她的心里面就不时的在滴血。

这个餐厅一看就是要花很多钱的中央嘛。

这个宫扶苏还真的是直男癌,固然她说地点随意他选。

可是毕竟也是一个女孩说要请他吃饭,怎样就不晓得客气点,选个价钱平易近人的餐厅啊。

不过想想也不太可能,毕竟是宫扶苏嘛。

但是她还是超级心疼她卡里的钱啊!!!

在总经理的指引下,他们绕了好几个弯,来到了餐厅最后一条走廊的止境的那个包间。

这个包间看起来仿佛和先前他们经过的包间不太一样,外面的墙纸是纯蓝色的,其他包间的墙纸是暖色彩的,而且这个包间看起来占地就大了很多。

当踏入其包间内落座时,傅荷华立即就被包间里的古神韵熏陶得步伐都精密起来。

暖暖的灯光打在黄色的木板上,再加上轻柔舒缓的古风曲,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觉得。

泼墨山水画,俗气的古诗词在墙上熠熠生辉,营造出的意境宁静平和。

看到这,傅荷华只觉得脑海里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清醒普通。

酥酥软软的声音忽然在她脑海中响起“苏苏苏苏,我跟你说,我真的好喜欢这里啊,我们以后就建一间这样的餐厅好不好?苏苏……”

当她把全部的留意力都放在那句话上之时,那句话却戛但是止,然后消逝得一尘不染。

旁边的经理原本是想问宫少要点些什么,但宫扶苏只是扫了眼傅荷华,表示让总经理先问傅荷华。

面对此举,总经理有些诧异,看向明显在发呆的傅荷华,只能弯下腰来悄悄的问她,“请问这位小姐,你需求点什么吗?”

忽然在耳边响起的声音,终于将发呆的傅荷华给带回了理想中,看着总经理一副恭敬的样子,她的脸稍红了几分。

“这个……宫少,不是说我请你吗?你来点吧。”

“是吗?”

宫扶苏稍稍拉长了一下话尾音,一脸的意味深长……

傅荷华哭哈着一张脸,外表上点了点头。

心里却在乞求着宫扶苏千万千万不要点那么贵的。

宫扶苏挑了挑眉,节骨清楚的手随意的翻开了眼前的菜单。

皱了皱眉头。

“不晓得要点些什么。”

傅荷华还以为他要把点菜的主动权交给本人时,心中一喜。

刚要启齿说道,既然你不晓得要点些什么,不如就我来点吧。

却听见宫扶苏那凉薄的声音传来过来……

“既然如此,那就把你们店里的招牌菜全上一遍吧。”

傅荷华霎时石化成一座雕像。

招,招牌菜?

全上一遍?!!!

这个宫扶苏是猪吗?

竟然能吃这么多?

这是明显就是在成心报仇她的啊啊啊!

闻言,总经理开心得脸上都快开出一朵花了,紧接着又看向了傅荷华。

“好的,请问这位小姐还需求点什么吗?”

傅荷华抓着菜单的手上隐隐的有青筋暴起的现象,但良好的素养还是使她一脸宁静的对着总经理道,“不了,我以为挺多的了,就这么些吧。”

总经理继续笑着问“那请问还需求些什么饮料吗?”

傅荷华讪讪着笑道,“不了,我以为……”

宫扶苏莞尔一笑,打断了傅荷华的话,“再来两支90年份的勃艮第红酒”

说完就把菜单推到了总经理面前。

九零年份的勃艮第红酒?!!!

这是几位数的东西啊啊啊!

傅荷华觉得本人快要被气得吐血了。

美眸狠狠的瞪了一眼宫扶苏,那样子像是恨不得要扒了他的皮抽了他的筋喝了他的血那样的凶恶。

假如眼神能够杀人的话,置信宫扶苏在她凶神恶煞的眼神下,都死了好几千个回合了。

宫扶苏则淡淡的回了她一个气死人不偿命的笑容,“怎样?不是你说要请我的吗?”

傅荷华拍着胸口深呼吸了下,困难的咽了咽口水,皮笑肉不笑的从牙缝里蹦出几个字,“呵呵呵,当然了,肯定是我请。”

说完之后,她还眼疾手快的将她的菜单也推到了总经理面前,表示他快点收走这个玩意。

要再不收走菜单,估量她好不容易赚来的钱就要被眼前这个败家子一下子给败光了。

总经理:“请问你们还需求什么饭后甜点吗?”

宫扶苏刚想启齿,傅荷华就抢先在他面前道,“不不不,我们想都不需求,我们曾经点好了,你快点进来吧。”我再也不想见到你这个糟老头子了。

总经理:“好的,请稍等噢。”那老脸笑得都快全部挤成一团了,乐呵呵的走了进来,还不忘打开了包间的门。

宫扶苏细长白净的手搭在桌面上,手指悄悄的扣着,发出极有节拍感的声音,薄唇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我看你仿佛不太乐意。”

傅荷华一下子便扫去了脸上阴沉的表情,努力的挤出笑容,咬牙切齿,“怎样会,姐姐我说到做到,不就是一餐饭嘛,我还是请得起的,毕竟我能请上S市的风云人物陪我吃一餐饭,那也真的是值了。”特别是晓得宫少您竟然这么能吃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