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平台:重回少年

建议文字内容不要过多

2007年暑假,江南省楚州市泗水县一辆开往市区的金龙大巴上面。

泗水县离市区很远,又是夏天,车上的乘客都昏昏欲睡。

一个一米七左右,脸色白净剪着碎短发的娟秀少年忽然从噩梦中惊醒,茫然的看向四周,不知想到什么,脸色忽的大变。

没有人晓得他心中如排山倒海普通的惊骇。

“这不是我07年暑假从泗水县到楚州读高三的那辆大巴车上吗?”

“我怎样会在这里?我不是在渡天劫吗?”

“难道…..?”

“我回来了?”

陈凡眼中显露一股不可思议的神色。

“我陈北玄没有陨落在天劫中,居然重生回了地球的年少时期?”

……

北玄仙尊陈凡,又号‘陈北玄’。是真武仙宗苍青仙人座下真传弟子,前世他三十岁左右时被游历宇宙的苍青仙人带离地球,从此踏上修仙之路,一去就是五百年。

他天赋惊人,五百年就修成渡劫期。号称修仙界千万年以来最有希望渡劫胜利、超脱这个宇宙飞升仙界的绝世奇才。

更是纵横宇宙五百年,与星空万族交手,万战不败,被修仙界共尊为‘北玄仙尊’。

可惜他最终还是陨落在天劫中。

直到仙劫临头那一刻。

陈凡才发现本人以为万劫不磨的道基,由于修行太快,根基不稳,其实充溢缺陷。

而一颗骁勇精进,稳如磐石的道心在心魔劫中更是摧枯拉朽。

缘由就在于陈凡这五百年为了修炼,丢弃一切,留下了无数后悔和不可补偿的遗憾。它们平常被压在心海深处,留神魔劫到来时就一涌而出,让他避无可避。

陈凡试着感应一下体内,发现本人一身磅礴足以消灭星斗的法力消逝无踪。

连他强大无比,号称百劫不灭的元神也毫无痕迹。

“看来这不是心魔劫,我真的回来了。”陈凡皱了皱眉,眼中若有所思。

以陈凡渡劫期的修为见识,自然晓得心魔劫构建的幻境,哪怕再真实,也不可能彻底剥夺一位渡劫仙尊五百年苦修的一切,和真实宇宙还是有细微的差异。

“现今我体内空空如也,法力、神通、元神、道心以至法宝道器神兵全都消逝。法力神通都是将来的我,不可能带到过去,如今我只是一个手无缚鸡的凡夫俗子,连一颗子弹都能杀掉我。”

固然曾经无数年苦修的功力尽失,他却没有半分懊丧,反而笑起来。

“如此也好,上一世我修行太快招致根基不稳。”

“这一世,我要一步一个足迹,把每个境地都修到最圆满,铸成无上道基。”

他一边笑着,眼神逐步锐利,有一股火焰在跳动!

“还有曾经那些伤害过我的敌人,这一世我要他们统统还回来。”

“那些让我抱憾终生的事情,我绝不会再让他们发作。”

过去曾经发作的事情,虽然他不断埋头苦修,却不代表他有丝毫遗忘。

“妈妈、爸爸,安姐姐,还有小琼,我回来了。”

“这一次,我不会再畏缩!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们,轻辱你们!”

他低着头,眼光坚毅。

……

陈凡前世出生在楚州市下属泗水县一个看着普通其实并不平凡的家庭。

他父亲陈恪行是江南省会金陵市人,母亲王晓云则来自华国京城一个大家族。

那个家族哪怕在首都燕京都算是数一数二的豪门。

两人大学同窗,自在恋爱。但当时社会习尚激进,婚姻由父母决议,何况是燕京王家这样的高门大户。

结果自然是王家百般阻挠,陈凡的外公更是声称要和她隔绝父女关系。

于是王晓云一怒之下和家族分裂,带着陈恪行分开了燕京,回到了江南省。

陈恪行为了向王家证明本人配得上他们的女儿,没有选择留在省城金陵,而是自在分配到了楚州市的泗水县的县委办,从头干起。

他干了十几年,没有依托任何背景,一步一个足迹,凭才能做到了副县长的位置。但和王家的差距就太远了。

所以当陈凡出生,两边态度略微缓和下来,陈凡外公道许王晓云带着丈夫儿子回燕京过年,陈凡一家兴冲冲的到了燕京时。

等候他们的是各种亲戚的冷眼和嘲讽。

在王家人看来,王晓云和陈恪行违犯老爷子的命令,跑到了不晓得那个乡下拐角私自把婚结了,孩子生了,让王家在燕京豪门圈子中把脸都丢尽了,还敢回来?

至于陈恪行那点成就,在王家人眼里更是个笑话。

平常求上王家的,至少也是一方诸侯,执掌一市,不乏坐镇省部的封疆大吏,区区副县长算得了什么。

想到这,陈凡摇了摇头,嘴角带着一丝玩味的笑容:

“王城啊,王城,你们没想到我会回来吧?”

“上一世,任我父亲、母亲还有我拼命斗争,也只能仰视王家和你。我父亲和母亲一辈子的努力在你们眼中只是个玩笑。”

“我妈终身好强,但也只是想做出点事情被王家人认可,结果落到那样的下场。”

“这一世我回来,虽然我如今只是个普通人,但等我找回修为后,总要去一趟燕京,砸烂你们王家的大门,让你们看看什么才叫真的高不可攀!”

王城是陈凡的表哥,王家年轻一代最优秀的人物,陈凡前世拼命想超越他,但最后却只能失望的发现,本人和王城的差距越拉越大,有如天渊!

陈凡最后一次见到王家人,是在他母亲的葬礼上面,当时王家只派了一个第三代的小辈列席葬礼。

来的就是王城!

他的外公、外婆、舅舅、舅妈,没有一个人来。这可是他们的亲女儿、亲妹妹!

那时王城高大帅气,得意忘形,光辉耀眼,被众人拥簇在中心,犹如天潢贵胄。

他四周随行的人每个都是陈凡需求仰视的大佬。

固然曾经事隔五百年,但想起王家人的嘴脸,他还是心中阵阵不痛快。

修仙修的是直指本心,是自由逍遥,不是欲壑难填,以怨报德。

假如曾经的仇怨你不去报,堆在心中,平常能靠道心镇压下去。但心魔劫一来,任你千万年修为,也化作尘土!

……

“对了,不提王家,沈君文家这个时分应该还是楚州首富吧。”

看着窗外楚州的风光,陈凡忽然心中一动。

想到沈君文,就想到了小琼。

那个让他痴爱终身,又后悔终身的女子。

正是由于她出如今心魔劫中,才让陈凡最终道心解体、放弃抵御,被天劫打的灰飞烟灭。

“前世你从我手中抢走了小琼,逼得我事业破产,狼狈回到楚州,在父亲的布置下当了个小公务员,朝九晚五,醉生梦死。”

“那时的你是何等春风自得,而我只能像条狗一样在角落舔/舐伤口。”

想到这,陈凡眼中显露一丝寒芒。

沈君文!

华夏地产界龙头万荣集团董事、江南省首富之子,小琼的同窗。

也是他前世最大的情敌!他不但抢走了小琼,更是锦绣集团毁灭的罪魁祸首。

“前世我和小琼两小无猜,小时分别离,大学时再见,本以为能永远在一同。结果被你横插一手,再加上方家的反对,害的我最终被迫分开小琼。”

“我最后一次在同窗会上见到小琼,结果却听到她和你订婚的音讯,你晓得那时我的心中是多么失望吗?”

“要不是苍青仙人路过地球,我恐怕曾经从那楼顶跳下,终结了这悲痛的终身。”

陈凡低声叙说着。

这些事情间隔他曾经有数百年之久,本应该早就遗忘。但他平淡的一字一句,却似乎从北极冰原吹来的万古寒风。

“我永远不会遗忘跳楼前的那一刻。从那以后,陈凡就死了,活着的是陈北玄,真武仙宗的‘北玄仙尊’。”

“拜你所赐,我才干一心修炼,骁勇精进,五百年成就渡劫。”

“你说,我是不是该报答你呢?”

陈凡脸上似笑非笑。

假如说上一世陈凡的人生是处处是失败,那沈君文可谓春风自得。

他的母亲逝去、事业溃败、前半生混的穷困潦倒,很大缘由都在于沈家的打压。

前世的陈凡在沈君文面前被打的一蹶不振,无论是事业、人生还是爱情都被他夺去。

想到这,陈凡的眼中寒芒大盛。

“沈君文、方家、王家以及王城”

“你们没有想到,我会重生回来了吧!”

“这一世,我会亲手剥夺你们的一切,把曾经的侮辱逐个还给你们!”

上一世,他前三十年过的穷困潦倒,人生处处失败,遭过无数冷眼和讥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