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达注册:猎人

建议文字内容不要过多

南荒,无边无边的原始丛林。

剧毒的瘴气在参天古木的树梢回旋,炽烈的阳光洒下,本来无色无味的瘴气倒映出了七彩华光,在丛林上空铺起了一层绚烂的彩虹。

一块方圆数百里的浮空陆地从空中擦过,数十条白龙一样的瀑布从陆地边缘奔涌而下。高空飓风吹过,瀑布散出大片水雾,数十条霓虹在水雾中卷动,和树梢头的七彩瘴气相映成趣。

姬昊站在陆地边缘,居高临下的俯瞰着十几里下方的南荒丛林。

无色的风吹动姬昊浓密的长发,发丝下,娟秀、坚毅的面庞上,一对深邃的眸子熠熠生辉。姬昊全神贯注注视某处的时分,瞳孔四周就有九枚黯淡的紫金色符印骤然闪烁,威严、神秘、让人不敢直视。

两条剑眉直透鬓角,挺拔的鼻梁,棱角清楚的嘴唇,略带弧度但是线条洁净利落的面庞,配上嘴角一丝若隐若现、时辰带着几分嘲讽之意的笑容,帅气诱人的姬昊仿佛没把任何事情放在心上。

一条简单的兽皮裙围在腰间,姬昊瘦削、高挑的身躯犹如飓风中的青松,牢牢扎根在岩石上,通体都带着听凭暴风骤雨、闪电雷霆,却坚决如山、无法摧毁的强悍气势。

一头体型极大,双翅偶然张开足足有三十几丈宽的乌鸦站在姬昊身边,通红的双眸中火光隐隐,不时转过头,向周围警觉的张望一阵。

“鸦公,就是随意出来逛逛而已,不要这么慌张。”姬昊用力拍打着巨鸦的一根爪子,大声的说道:“等会先弄一条大蛇,给你填饱肚子;然后去黑风谷,看看能不能找到几棵‘风龙草’,拿回去给阿爸补补身体。”

巨鸦‘咕咕’低鸣了几声,低下头来,亲昵的用尖嘴磨蹭了一下姬昊的脑袋。

张开双手,用力伸了个懒腰,姬昊很惬意的仰天打了个呵欠:“舒坦,太舒坦了。不用陪着那群老头子,揣摩那些草根、树皮、蛇牙、毒囊之类的玩意,舒坦啊!”

“嘿,真有不怕死的?这群臭皮蛇,不晓得这一片丛林,曾经被我们火鸦部给打下来了么?如今这里,是我们火鸦部的地盘!”游目四顾,姬昊忽然瞪大了眼睛,向着斜下方的丛林指了指。

一群上身裸露,身高两米开外,身形强健魁梧,身躯上尽是累累伤痕的大汉大模大样的行走在丛林中,肩膀上扛着各色猎物。姬昊认真看去,这些猎物有虎、有豹、有熊,每一头都有数丈长短,犹如一座小小的肉山一样被这些壮汉扛在肩上。

“混蛋,这里是我们火鸦部的猎场,这些野兽都是我们火鸦部的财富!这些大家伙,最小的一头都够族里一个娃娃吃上一年;这些兽皮洗扒洁净了,能够换回来三个媳妇哩!”

姬昊大声叫嚣着,双臂张开,十指结印,间隔最近的一条瀑布忽然‘轰隆’一声响,丈许粗的瀑布不再笔直向下坠落,一股神秘的力气控制了瀑布的水流,偏移了三十几度,向着丛林中的大汉们冲了过去。

十几条黑水玄蛇部的大汉自得洋洋的行走在丛林中,瀑布冲到了头顶,化为倾盆大雨吼叫而下。他们‘嘻嘻哈哈’的抬起头来,自得的张开嘴,大口吞咽着突如其来、清冽甜美的清水。

领头的大汉腰间,一条一丈多长、头生独角的玄蛇吐着蛇信子挺起了上半身,愉快的摇晃着身体,沐浴着让它感到无比快意的雨水。独角玄蛇,这是黑水玄蛇部特有的战兽,只要部落中的精锐战士,才有资历将一条独角玄蛇收为战兽,协助本人作战厮杀。

暴雨中,无数雨点忽然连成了一条线,十几根透明的水绳从暴雨中突兀冒出套住了他们的脖子。

“敌人……偷袭!”领头的黑水玄蛇部大汉尖叫一声,满怀恐惧的大吼了起来。

他们竟然被水系巫法攻击?

但是在暴雨中偷袭敌人,这是黑水玄蛇部的专利;在这一片山林中,黑水玄蛇部的世代死敌火鸦部,他们最擅长的是放火烧人,从没听说火鸦部的巫祭,有人控制了水系巫法。

姬昊手指一弹,手指结成的法印变幻,下方丛林中十几根水绳猛烈一抖,被套住脖子的大汉们不由自主的被甩得飞起,身体重重的撞在了大树上,眼前一黑纷繁昏厥倒地。

只要领队的大汉一头挣扎着从地上爬起,双手抓着脖子上的水绳狠狠一撕,硬是把水绳撕成了无数水滴喷出。他身后的大树树干上,被他脑袋硬生生撞出了水缸大小的窟窿,可见他的身躯强壮到了什么水平。

“只敢偷袭的胆小鬼,给我滚出来!”大汉拔出一柄长矛,愤恨的放声怒吼。

他腰间的独角玄蛇窜了出来,乖巧自若的在雨水中急速穿行,不时张开嘴喷出几片淡淡的黑色寒气。

“鸦公!冲!”姬昊大笑一声,跳上了巨鸦的脊背。巨鸦张开翅膀,发出一声锋利的鸣叫声,庞大的身躯一个扑腾跳下了浮空大陆,笔直的向丛林中大发雷霆的大汉爬升下去。

浮空大陆间隔空中不过十几里高,巨鸦急速爬升,三五个呼吸中就到了丛林上空。

黑水玄蛇部的大汉惊慌失望的看着爬升而至的巨鸦,扭曲的面孔简直不成人形,嘶声尖叫道:“火鸦!火鸦!火鸦部圣地的守护战士!”

火鸦张开巨爪一把抓下,大汉的身躯被黑漆漆钨钢普通的爪子悄悄一撞,骤然炸成了漫天血雾喷得满地都是。独角玄蛇惊慌的转身就走,刚刚爬出了十几丈远,火鸦张开嘴,一道赤红色宛如岩浆普通稀薄的火焰就喷了出来。

独角玄蛇悲鸣一声在火光中化为青烟,连带着好几颗古树都被火鸦喷火引燃,仿佛火炬一样熊熊熄灭。

火鸦自得洋洋的张开翅膀悬浮在树梢头,仰天‘嘎嘎’叫了起来。

姬昊拍了拍火鸦的脑袋,轻快的跳到了树林中。不远处的一株参天巨木被无数藤蔓缠绕,姬昊敏捷的选择了几根足足生长了数百年的‘龙筋藤’编成绳索,将地上昏厥的大汉们一个串着一个绑了起来,一切的猎物也都绑扎在了一同。

“先把猎物送回去,鸦公,我们加速!”

重新跳回了火鸦背上,姬昊长啸一声,火鸦一把抓起了地上的俘虏和猎物,拍打着宏大的翅膀向南方飞去。翅膀挥舞了几下,火鸦冲上了离地数里的高空,黑漆漆的羽毛上喷出了一层淡淡的火光,火鸦化为一道火光,几个呼吸间就飞得不见了踪迹。

疾飞了一个时辰,前方一座巨峰拦路,挺拔入云的山峰顶部,十几颗高达千丈的桑树巍然傲立。

巨桑上数十个宏大的鸟窝明晰可见,上百头体型比姬昊脚下火鸦愈加庞大的巨鸦,正盘绕着巨桑回旋飞舞,‘嘎嘎’乌鸦叫声震得天空奔涌的浓云都无法靠近巨峰半步。

间隔巨峰还有百多里远,前方一道火光激射而来,一尊身高将近三米的魁梧壮汉站在火光上,朝着姬昊大声怒吼:“昊!你这娃娃又偷偷溜进来了?你才多大的屁娃娃,不怕被大鸟叼了走?”

看了一眼火鸦爪子上抓着的俘虏和猎物,大汉‘咔咔’怪笑几声,用力的挥舞了一下拳头:“不愧是姬夏大兄的儿子,你从哪里抓了这群臭皮蛇回来?这下后山的矿洞,就有足够的奴隶采矿了!”

语气一顿,大汉皱眉说道:“先回去看看吧,姬夏大兄的远支堂弟带着族人来了……这家伙,可不讨人欢欣,他这次过来,可没怀好意啊!”